古诗词大全-古诗词鉴赏-中华古诗词网

心好

字暖 , 心润

菜单导航

描写害羞特点的片段

作者: 古人 发布时间: 2022年01月14日 21:36:08

描写害羞特点的片段,影视文学作品中有哪些经典的调情描写? 说到影视作品中的经典调情场景,脑海中不由得放起了千百部小电影的片段,太多了根本讲不过来。
讲一讲想到的文学作品吧。
·王小波《黄金时代》。
“······那天晚上我把我的伟大友谊奉献给陈清扬,她大为感动,当即表示道:这友谊她接受了。不但如此,她还说要以更伟大的友谊还报我,哪怕我是个卑鄙小人也不背叛。我听她如此说,大为放心,就把底下的话也说了出来:我已经二十一岁了,男女间的事情还没体验过,真是不甘心。她听了以后就开始发愣,大概是没有思想准备。说了半天她毫无反应。我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去,感觉她的肌肉绷得很紧。这娘们随时可能翻了脸给我一耳光,假定如此就证明女人不懂什么是交情。可是她没有。忽然间她哼了一声,就笑起来。还说:我真笨!这么容易就着了你的道儿!。
我说:什么道儿?你说什么?。
她说:我什么也没有说。我问她我刚才说的事儿你答应不答应?她说呸,而且满面通红。我看她有点不好意思,就采取主动,动手动脚。她搡了我几把,后来说,不在这儿,咱们到山上去。我就和她一块到山上去了。”。
这是看到这个问题时脑海中第一个蹦出来的文学作品,大概是初二的时候读的王小波,至今对这一段印象很深。印象更深的是后面他们俩在山上的事。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读到把性描写得这么直白简单却不污秽,那种强烈的映画感,像黑夜里洒在山上静静的月光,好像云淡风轻,又好像很庄重。
·陈忠实《白鹿原》。
“按照白天观察好的路线,黑娃爬上墙根的一棵椿树跨上了墙头,轻轻一跳就进入院里了。郭举人和他的大女人在后院窑洞里,前院只住着小女人一个。黑娃望一眼关死的窗户,就撩起竹帘,轻轻推一下门。门关死着,他用指头叩了三下,门闩滑动了一下就开了,黑暗里可以闻见一股奇异的纯属女人身体散发的气味。小女人一丝不挂站在门里,随手又轻轻推上门闩,转过身就吊到黑娃的脖子上,黑娃搂住她的光滑细腻的腰身的时候,几乎晕眩了。他现在急切地寻找她的嘴唇,急切地要重新品尝她的舌头。她却吝啬起来,咬紧的牙齿只露出一丁点舌尖,使他的舌头只能触接而无法咂吮,使他情急起来。她拽着他在黑暗里朝炕边移动。她的手摸着他胸脯上的纽扣一个一个解开了,脱下他的粗布衫子。他的赤裸的胸脯触接到她的胸脯以后,不由地";哎呀";叫了一声,就把她死死地拥抱在胸前,那温热柔美的奶子使他迷醉,浑身又潮起一股无法排解的燥热。她的手已经伸到他的腰际,摸着细腰带的活头儿一拉就松开了,宽腰裤子自动抹到脚面。他从裤筒里抽出两脚的当儿,她已经抓住了他的那个东西。黑娃觉得从每一根头发到脚尖的指甲都鼓胀起来,像充足了气,像要崩破炸裂了······”。
陈忠实先生在书里的情色描写挺多的,随意截取一段,不是很有代表性,希望大家不要学我小时候把这本书当做小黄书来看,五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情色片段只是点缀。
·贾平凹《废都》。
“唐宛儿一整天没有见到周敏的面,知道是在外边为工作奔波,将中午做了的麻食又温了一遍,就热水洗了身子,漱了口,换一身喷过香水的时兴裤头和奶罩,专等着男人回来慰劳他。但周敏一时未回,就歪在床上读起书来。夜深听得门外脚步响,身子就软溜下来,把书遮在脸上装睡着了。周敏敲门,门却自开,原来并未插关,进来看床灯亮着。妇人悄然无声,轻轻揭了书本,人睡得好熟,就站着看了一会睡态,不觉凑下来吻那嘴唇,妇人却一张口将伸进的舌头咬住,倒吓了周敏一跳。周敏说:“你没有睡呀!脱得这么赤条条的,也不关门!”妇人说:“我盼着来个强奸犯哩!”周敏说:“快别说混话,一天没回来就受不了?”妇人说:“你也知道一天没回来呀。”周敏就说了怎么去见孟云房,孟云房如何写条儿又见景雪荫,事情十有八九要成了。妇人高兴起来,赤身就去端了温热的麻食,看着男人吃光,碗丢在桌上,也不洗刷,倒舀了水让周敏洗,就灭灯上床戏耍。”。
大胆,直白,却又很真实有趣。贾平凹先生这本书禁了16年,不过也是因为写得太露骨了一些。我读的是未删减版,觉得关于性的描写富于生活,有烟火气。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洛丽塔》于晓丹、廖世奇译。
“就在一刹那,我们疯狂地、笨拙地、毫无羞怯、痛苦难忍地相爱了;同时还是无望地,我必须补充说;因为相互占有的狂乱只有靠实际吸吮、融合彼此灵魂和肉体的每一分子才能平息下来;但我们,甚至不能象贫民区的孩子那样很容易就找到一起的机会。一天晚上,我们不顾一切地实现了在她家花园里幽会的企图以后这是更后来的事,我们的秘密活动能只被允许在海滨浴场熙熙攘攘的地方、听力所不及而眼力所及范围之内。在软绵绵的沙地上,距离大人们几英尺远,整个早晨我们都仰卧在那儿,带着欲望的勃发,利用时间和空间任何一个天赐的良机互相触摸:她的手,半埋在沙里,也会慢慢地移向我,修长的褐色手指梦游般越来越近;然后,她乳白色发光的膝盖会开始一次小心翼翼的旅行;有时,别的小孩们建筑的堡垒,能完全掩藏我们摩挲彼此咸腥的嘴唇;这种不完整的接触把我们健康、却毫无经验的稚嫩身体驱向兴奋的状态,即使在冰凉的海水中,我们仍然互相紧拉着手,不能解脱。”。
这一段描写的是亨伯特十三岁时情窦初开,与姨妈好朋友的女儿阿娜贝尔相爱的场景。书中描写阿娜贝尔是一个“浑身披着自然光泽的小精灵。”就是亨伯特心目中洛丽塔的样子。书里开篇这一段少年朦胧青涩的爱恋,初读时非常挠心,好像每个人年少时(亲身或者幻想)都经历过这样懵懂的调情吧。
电影版《洛丽塔》(1962)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1998)导演阿德里安·莱恩。
1962版。
1998版。
·玛格丽特·杜拉斯《情人》王道乾译。
“她对他说:我宁可让你不要爱我。即便是爱我,我也希望你像和那些女人习惯的那样做起来。他看着她,仿佛被吓坏了,他问:你愿意这样?她说是的。说到这里,他痛苦不堪,在这个房间,作为第一次,在这一点上,他不能说谎。她对他说他已经知道她不会爱他。她听他说下去。开始,她说她不知道。后来,她不说话,让他说下去。
······。
他把她的连衫裙扯下来,丢到一边去,他把她的白布三角裤拉下,就这样把她赤身抱到床上。然后,他转过身去,退到床的另一头,哭起来了。她不慌不忙,既耐心又坚决,把他拉到身前,伸手给他脱衣服。她这么做着,两眼闭起来不去看。不慌不忙。他有意伸出手想帮她一下。她求他不要动。让我来。她说她要自己来,让她来。她这样做着。她把他的衣服都脱下来了。这时,她要他,他在床上移动身体,但是轻轻地,微微地,像是怕惊醒她。”。
电影版《情人》(1992)导演让·雅克·阿诺。
说完《洛丽塔》,马上想到《情人》。不多说了,大家都懂的。
既然题主问的是调情,那我只截取到调情的片段了,剩下的部分大家想看可以去读原文。但是!答应我千万不要像看小电影一样拉进度条好吗!放的都是经典的文学作品,不是小黄书,一部好的文学作品整体看才有看的价值呀。当然你们一定要钓鱼,要在知乎看毛书,我也不会告诉你我看到这个问题时候脑海里蹦出来的《少年*宾》、《少妇*洁》的。

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关于害羞的描写吗? 1.宝钗咽住话,红了脸,低下头,含着泪,只管弄衣服,那一种软惜娇羞、轻怜痛惜之情,竟难以形容。
2.他见我挨他坐下.立即张惶起来,好像他身边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局促不安,掉过脸不好,不掉过去又不行,想站起来又不好意思。
3.那歌女满面通红,猛然用两只手掌捂住了脸。
4.她低下头,光润的带笑的脸突然敛住了笑惫,显出一点莫名其妙的拘束,随即,脸颊蓦地红了起来。
5.“她脸上的红晕更深了。
6.一种拘束,一种不自在,一种模糊的恐惧心仿佛使这对男女都变成了哑巴了。
7.他感到受了不可容忍的羞辱,满脸火辣辣的。

有哪些让人脸红害羞的短句? 记得语文课老师讲过一句古诗。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这句诗是一句深情的表白,意思是“见过了如此广阔的沧海,就算有其它水也不能认为是水;看过了巫山的云的浩瀚,再去看其他云也不认为它是云了”。
这里的沧海和巫山(的云)都是指所深爱的人,而水和云指的就是除了自己所爱之人以外的人们,这句诗词就相当于一个非常精辟的情书了。
额害羞不害羞不知道,反正老师讲的时候一半女生都脸红辽,嗯,真好看(手动狗头)。

有哪些堪称经典的人物描写片段?
想到了《白鹿原》,里面描写的可以说是很逼真了。
摘一段黄老五舔碗:。
这天午饭后,黄老五用筷子指点着凳子说:“鹿相你坐下,甭急忙走,我有话说。”黑娃重新坐下来。黄老五说:“把碗舔了。”黑娃瞅着自己刚刚吃完了糁子面儿的大碗,残留着稀稀拉拉的黄色的包谷糁子,几只苍蝇在碗里嗡嗡着,说:“我不会舔。我自小也没舔过碗。”黄老五说:“自小没舔过,现在学着舔也不迟。一粒一粥当思来之不易。你不舔我教你舔。”说罢就扬起碗作示范。他伸出又长又肥的舌头,沿着碗的内沿,吧卿一声舔过去,那碗里就像抹布擦过了一佯干净。一下接一下舔过去,双手转动着大粗瓷碗,发出一连串狗舔食时一样吧卿吧卿的响声,舔了碗边又扬起头舔碗底儿。黄老五把舔得干净的碗亮给他看:“这多好!一点也不糟践粮食。”。

有什么是语文阅读中描写人物性格特征的通用词? 百度“描写人物性格的词”就行了。
外向善良开朗活泼好动轻松愉快热情可亲豁达稳重幽默真诚豪爽耿直成熟独立。
果断。
健谈机敏深沉坚强兴奋热情率直毅力友爱风趣沉静谨慎忠诚友善严肃忠心。
乐观坦率勇敢自信自立沉著执著容忍体贴满足。
积极有趣知足勤劳和气无畏务实。
轻浮冲动幼稚自私依赖任性自负拜金暴躁倔强虚伪孤僻刻薄武断。
浮躁莽撞易怒轻率。
善变狡猾易怒多疑懒惰专横顽固猜疑挑衅冷漠。
虚荣冷淡反覆跋扈自负逆反怨恨鲁莽放任贫乏固执。
内向脆弱自卑害羞敏感迟钝柔弱畏缩顺从胆小安静寡言保守被动忍让。
抑郁谨慎胆怯。
温和老实平和顺服含蓄迁就羞涩忸怩缓慢乏味散漫。
迟缓罗嗦耐性悲观消极拖延烦躁妥协唠叨。
好交际善组织有韧性可依赖规范型好心肠善交际无异议竞争性自控性受尊重。
激励性重秩序有条理。
聆听者无拘束领导者受欢迎。
神经质糊涂虫有惰性易兴奋好批评不专注好争吵无目标不宽恕无热忱易激动。
难预测不合群不灵活。
——记一记,背一背,至于怎么对号入座,这个大家都会,不用教了吧。

小说描写训练——害羞 害羞害臊含羞娇羞红脸羞怯忸怩羞涩羞耻羞赧怕羞腼腆讪讪羞答答难为情抹不开羞人答答不好意思羞死了人满面羞惭羞与为伍羞于启齿脸上发讪面红耳赤。
●他飞红了脸,更加扭捏起来,两只手不停地数摸着腰皮带上的扣眼。
●他很腼腆,说话的时候常常闭着眼睛。在小组会上发言,脸涨得通红,心乱跳,该说什么也忘掉了。
●她胆子小,脸皮薄,一见生人就脸红,羞答答的不抬眼皮,难得开一开口,轻声细语,笑不露齿。
●我的旁边,坐着一个比我瘦小的男孩。蜡黄的脸,嘴唇紧闭,眼睛却很大,露出好奇,胆怯,渴望,哀伤的神情。
●异性的无形的障壁界划在一男一女之间,彼此说一句话,往往心头先就震荡起来;同时呼吸急促了,目光不自在了,甚而至于两只手都没有安放处,身子这样那样总嫌不妥贴。
●脸上的红晕显得更鲜艳了,而且蔓延到耳后颈间,仿佛温柔甘美的肉的气息正在蒸发出来。
●脸上更红了些。说这红像苹果,苹果哪有这样灵活?说像霞彩,霞彩又哪有这样凝炼?实在是无可比拟的少女所独有的色泽。
●然而想到目已装扮的是女郎,女郎而又得作动人的情态,就不禁怀着羞惭,现出掩掩缩缩的样子;就从这掩掩缩缩的样子,大家觉得他们真是绝顶妖姣的女郎了。
●忽然,她从镜子里注意到自己的脸色红红的,眼睛里闪着喝醉了似的异样的光;一缕羞意透上心来,眼睛立刻避开了镜子。
●金小姐无意地流露了心声,脸上更染上一层红晕,差不多与亭子那边盛开的夹竹桃一样颜色。
●焕之在衣橱旁坐下,嗫嚅地说,好像接待一个生客;他的头脑发胀,满脸泛着鲜润的红色。
●金小姐像一个典型的新娘,答得很轻,垂着头。她坐在梳妆桌前,两盏明亮的煤油灯把她的美艳的侧影映在那桌子的椭圆镜里。
●剑云埋下了头,但是他马上又把头抬起来,他的一双阴暗的眼睛畏怯地看琴的脸。
●她的脸上起了一道薄薄的红云,接着又露出很温和的微笑,两颊上微微现出两个酒窝。
●她的脸红了,像电灯罩上歇了个粉红翅的飞蛾,反映到她脸上一点最轻微的飘忽的红色。
●他并不敢贴近她的身体,只稍稍搂着她的腰肢,生硬的走着。走了几步,便踢到了他的高跟鞋上,他惶恐的抬起头,腼腆的对她笑着,一直含糊的对她说着对不起,雪白的脸上一下子通红了起来。
●国一在她面前,时常会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态度生硬,话讲结结讷讷,一双手也不知道摆在哪里才好,和他平时跟我单独在一起玩时,简直是两个人。
●她每次提国一的名字时,她苍白的脸颊就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配着她墨黑的眼睛,特别清丽,每次她有这种害羞的情况时,我的心像被人丢在积雪里整个僵住了。
●她的面颊上蓦然涌上两片红潮,那红润从她颊边一直蔓延到她的眼角眉梢。
●她低着头,脸红红的,脚不住地在地上磨蹭。
●她那像笔描的美丽的脸庞上,泛起了羞涩的红晕,一双细长眼睛,黑瞳仁刚才还像只活泼的小蝌蚪,在这片不宽的领域内快乐的游着。
●他只注意到她有对又黑又亮的眼睛,和一副怯生生的模样。
●小女生怯怯的站在屋角,脸红红的,眼睛亮晶晶的,声音细小得谁都听不清,。
●女孩子,像一些纯白色的小兔子,诱人而又胆怯,而且,总有那股楚楚动人的韵致。
●那对“大眼睛”蓦然被惊惶所充满,像个受惊的小鹿般,那女孩低垂了头,他只能看到那长发中分处的那道发线了。
●她低着头慢慢地低着头,结结巴巴的回答着,声音比蚊子还小.。
●朱老太太掸掸柴灰站起来,笑眯眯地拍拍她的肩,打了个手势。姑娘这才转过身来,仔细打量了我—眼,这—望,就象两片榴花瓣突然飞贴到她的腮上似的,她两颊绯红了。她轻轻一扯那条四角绣了花的毛蓝围裙,使—手提起桶,一手掩嘴,不出声地笑着跑了。
●有一次.在一个月圆的深夜,她慢慢地打开了门,羞怯地向外窥看。月圆时节的“大自然”,象寂寞的素芭一样,正在俯视着酣睡的大地。她的强壮的、青春的生命在她身上跳动;欢乐和悲哀充溢她的全身,她达到了她自己的无穷寂寞的边缘,甚至越过了这个边缘。她的心情沉重,而她说不出来!在这个沉默,忧伤的“母亲”的身边站着一个沉默、忧伤的女儿。
●她两腮红红的,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显得那么羞怯。
●她扭着脸儿,臊得不行,红红的脸儿笑得像云彩一样。
●她的心跳得像有头小鹿在撞,脸比凤凰花还要红。
●她的心事一下被人看穿了,就像偷东西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脸上一下热得像发高烧一样。他像被人说破了心事的姑娘那样,害羞地低下了头。
●他的脸涨得像红辣椒,两只鞋子在地板上磨磨蹭蹭,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他脸皮极薄,一遇到陌生人,眼睛就垂了下来,一开口脸就红了,活像一个未出嫁的大姑娘。
●她脸蛋儿红得像搽了胭脂,脚在地上搓来搓去。
●她是个不经夸的人,这时脸红得简直像墙上贴的对联纸。
●她脸红了,红得像熟透了的樱桃般好看。
●她的脸一下子红了,红得像一朵含苞的石榴花。
●那姑娘的脸涨得通红,红得如同一块烧热的烙铁。
●他好像被人发现了内心的秘密,低下了头,羞涩地望着自己的脚尖。
●他的脸一下子飞满了火烧云,这事要是传出去,那该出多大洋相!。
●他脸涨得通红,额上的青筋不住地跳着,像几条毛毛虫在蠕动。
●她老是羞羞答答,明明没什么人注意她,但她只觉得前后左右都是眼睛。
●她红头涨脸,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站在老师面前似的,一语不发。
●她的脸红得像块红缎子,眼里透出惊慌和畏怯。
●他红着脸,眼皮也不敢抬,仿佛一个没准备好功课的学生,遇到老师抽查的情景儿。
●一路上,母亲不断教他放大方点,别缩头缩脑的,叫女方瞧不起。可一到月桂家,他就象得了勾脖子病,怎么也抬不起头来的,月桂娘在要女儿出来给他们母子端茶棗其实就是要她把自己的模样儿让他们瞅瞅。月桂经不住娘的鼓励加威胁,只好用茶盘端着两杯茶出来。福大听得脚步声响到了他眼前,满脸涨得血红,头埋得更低了。只听母亲说:";哎,太客气了!福大,快接着棗月桂端茶给你呢。";福大一抬头,恰好遇着月桂羞涩的目光。他就象看到了夜空上两颗亮闪闪的星,又深远,又明净。两人的目光接触虽然只有极短的一瞬,可福大只觉脑子发晕,身子发酥,竟象醉了一般。
●这时,我看了那张十分年轻稚气的圆脸,顶多有十八岁。他见我挨他坐下,立即张惶起来,好象他身边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局促不安,掉过脸去不好,不掉过去又不行,想站起来又不好意思。我拼命忍住笑,随便问他是哪里人。他没回答,脸涨得象个关公,讷讷半晌,才说清自己是天目山人。
●";噢,是桂珍的弟弟。";凤英惊叫。随即沉下了头,光润的带笑的脸孔,突然收敛住了笑意,显出一点莫名其妙的拘束。……。
";红发夹!";凤英一想,顿住,禁不住心里害羞,脸颊蓦地红了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无端端的害羞,故意问了一句:";你们村子是个穷村子,你还回来作什么?";。
●";真的,你们突然进来吓了我一跳!我从来不敢……";姑姑吞吞吐吐的,假装心慌意乱的样子,玫瑰色的红晕,升到她的脖子与脸上去,难为情的微笑,游戏在她的嘴唇上。
●他直起腰,在屋里大步来回走着,脸色铁青,脸上的肌肉在跳动。
●他的脸胀得红红的,手还一个劲儿地抓耳朵,身子也不时扭动着,现出十分忸怩的样子。
●不知怎么了,这个一向吹胡子瞪眼睛的老头,此时腼腆得像个孩子,眼红红的,话也不流利了。
●这小家伙的脸差得像只煮熟了的大螃蟹,通红通红的。
●姑娘脸蛋绯红,羞答答地低垂着头微笑,好像一朵出水的芙蓉,沐雨的桃花。
●她脸儿红得像熟透了的山柿子,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我一眼。
●她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仿佛做了什么不道德的事情似的。
●她的脸烧得像喝过了烈性酒,急忙把头埋在两个巴掌里。
●我一问,她的脸顿时红得像鸡冠子,一个劲儿地傻笑,话儿也吐不出来。
●她的脸臊得像块大红布似的,脑瓜子一个劲儿地往胸脯那儿扎。
●他像被人说破了心事的姑娘那样,害羞地低下了头。

我随手扒了几段英文小说中的「性描写」片段(然后劝自己不用写了) 前一分钟,我正坐在泳池底,天在波动,透过头顶八呎深的水看出去,是一片浅蓝。耳里能听见的,除了自己的心跳之外,整个世界寂静无声。我将条黄色条纹的泳裤套在脖子上,以防万一有朋友、邻居,或是别的什么人突然跑出来问我为什么没去练橄榄球。入水口有节奏地吮吸着我,我把白瘦的屁股压下去享受。
前一分钟,我吸足了气,把老二握在手里。我父母去上班,我姐姐去学芭蕾舞,几个钟头都不会有人回家。
我用手把自己推到高潮的边缘,然后停下来,游上去换一大口气,再潜下来坐到池底。
我如此反复,一次又一次。——节选自《圣无肠的故事》,作者ChuckPalahniuk收录于短篇集《肠子》,自译。
帕拉尼克这篇臭名昭著的小说据说有人看了会晕倒。
这些人晕点可能在于,故事实在是太真实了。泳池底的天空,黄色的条纹泳裤,细节让他们觉得这桥段根本不是虚构的。它们荒诞得如此真实,细节不停地补充着,恍惚间,那个坐在游泳池底部、用入水口吸屁眼打飞机的少年说不定就是自己。这个特别青少年的性描写(尽管性对象只是个入水口)在帕拉尼克的故事里形成一种冲突,很有趣,你能感觉到「我」的自我厌恶,又能感觉到「作者」对主角的爱。
帕拉尼克总有一种天赋,把角色放在世俗所排斥的情形里面,战战兢兢地去突破禁忌,做点常人想不到的事。即便撸,也要撸出新的姿态。
少年很胆小,但在叙述中又很诚实,那是一个角色心灵最隐私的部分。我们摊开来看见了一个人有多少可能性。是不是在疲于与生活那些条条框框作战的同时,也可以抠抠自己灵魂里奔放的角落,然后诉诸文字。
她看起来甚至一点都不惊讶。下午的太阳给她的头发打上背景灯,如同光环。我伸出双手。
「给。」。
玛丽娅姆用一种半羊人的步调绕着我身体转了一圈。她眼里闪烁着好奇。兴奋与好奇。我觉得带她回这儿算是带对了。
一只手试探性地伸了出来,在距我胳膊上的肌肤几毫米处犹豫着。她害羞的手指游魂般包围我,我毛发僵直,肉体颤抖。「摸吧,没关系的。」我说。
她的手指着陆了,温暖并冲击着我的白皮肤。手指张开前,柔软便从她的按压传来。然后扩散至我的肩膀,我的胸膛。热浪席卷我的腹腔,我咬住下唇。
她的手移到我身体中心,我的身体在她的抚摸中缓缓下沉。她温柔地推揉着脂肪,感受着它的柔软,和它的慷慨。「就因为这个吗?因为这,你就要改变你的身体?」。
我点头。
她发出一个细微的声音,介于叹息和嘲笑之间。「医生说得多轻描淡写啊,但这个……」她直视我的眼睛,感觉好像是第一次,「这个我感觉能跟它过一辈子呢。」——节选自《二手身体(SecondhandBodies)》刊于《Lightspeed》杂志第68期,2016年1月,作者JyYang,自译。
读这个段落,有在海边等涨潮的感觉。
我总觉得性描写不一定非得写得面红耳赤。「性感」往往是因为有情绪在作者、读者和角色之间传递。直接去描写写「湿润」、「震颤」,反而常常破坏这种效果。有些聪明的小说家会特意描写燃烧着「渴望」的场景,因为他们发现,有些电影中用艺术手法推高的情欲,比成人影片里面赤裸裸的性交场面性感得多。你觉得会发生,读者也觉得会发生,但它还没有发生,这可能是情欲最好的时刻。
(前情:男女主人公在戏院看《唐璜》。)。
也许她最终能让沃尔特获得满足,这个念头让她喘不过气来。
长号伴着大统领深沉的男低音发出刺耳的鸣响,她把手放到沃尔特的大腿上。透过他那条细羊毛制服裤子,她能感受到他皮肤的温热。他仍然不去看她,但她发现他的嘴巴张着,喘着粗气。唐璜勇敢地抓住了大统领的手,与此同时,她把手滑向他的大腿根,摸到沃尔特硬挺挺的阴茎,抓住了它。
她很兴奋,同时又很好奇。她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她隔着他的裤子探索着。这东西比她想象的更大、更硬,像一根木头,而不像身体的一部分。真奇怪,她想,只是一个女人的触摸就会发生这样显著的身体变化。她兴致来的时候只是能感觉到轻微的肿胀和湿润。而男人在这个时候就像竖起一杆旗。
她知道男孩子们都会做什么,她小时候偷窥过菲茨,当时他十五岁。现在她模仿他当时做的动作,上下移动着她的手,台上的大统领喝令唐璜悔改,而唐璜则一再拒绝。这时,沃尔特已是气喘吁吁,但谁也没有听见,因为乐队的声音震天动地。她为自己能让他如此满足而欣喜。她看着包厢里其他人的后脑勺,生怕会有人突然回过头来,但她被手上的事情深深吸引,无法停下来。沃尔特用自己的手盖住她的手,教她该怎么做,向下时紧紧攥住,往上的时候稍稍松开,她照着他的样子继续。当唐璜被拖向火焰,沃尔特猛地在自己的座位上抽搐起来。她感到他的阴茎一阵痉挛,一次,两次,三次,随后,当唐璜惊恐而死时,沃尔特耗尽体力般,一下子瘫软下来。
茉黛猛然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疯狂至极。她赶紧缩回了手,羞得满脸通红。
——节选自《巨人的陨落》,作者:肯·福莱特,译者:于大卫。
这个片段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猛然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下流至极,羞得满脸通红。
看到这个片段之前,我并没有一种很清楚的概念,人在性之中的互动未必是简单的官能体验。然后我回想了一番自己的人生,并嫌弃自己活得太过不用心。
茉黛在沃尔特身上的探索一步一步发现着性,这些发现给她正反馈,激励她继续向前,她突破得越远,两人之间的渴望就越多。这不是恋人之间突破「性」这层屏障时最令人心跳的体验吗?如果只是这样写:「她在戏院里把手伸进他的裤子,摩挲着让他射了出来。」那么很可能读者会觉得作者已经秃了,而且并没有变强。
……被窝的确够大够暖和,不一会儿他们俩就亲密地依偎在了一起。恩尼斯开始还是尽力地压抑着自己,转念去想修补羊圈、花费开销等等琐事,不过当杰克将他的左手拉过去握自己勃起的阴茎时,他就忘记了一切。仿佛被火烧到一般,他猛然抽回左手,起身便解开腰带,脱下裤子,一把拉起杰克,让他背对自己跪着,然后吐点唾液润滑一下,就进入了杰克体内。他以前从来没做过这种事,但完全不需要任何指导。他们在一片寂静中做着,只有短促的呼吸声,以及杰克哽咽着说,「我要出来了,」然后他们就结束了,倒头睡着。
恩尼在微露红光的黎明中醒来。他的裤子还挂在膝盖上,一阵头痛,杰克的屁股正对着自己。他们什么话都没多说,两人都知道接下来整个夏天会如何度过……——节选自《断背山(BrokebackMountain)》,作者AnnieProulx,自译。
杰克的高潮很牛仔,恩尼的高潮也很牛仔。这段干柴烈火发生得很流畅,也很短促。它前面有长长的铺垫,杰克当着恩尼的面洗澡,他们俩也曾经坐在篝火边眉来眼去。到现在,高潮终于发生了,嘭的一下,非常有力量。而且,说实话这做爱风格也非常男♂人……。
我感觉自己又快哭了,我咬紧牙。不知该怎么办,我不想再流泪了,于是扭了扭胯,摇头呻吟着,喃喃说道:。
「你想要我,其实你想要我,告诉我吧……」。
切拉诺点头承认,将我推了回去,扯下我的内裤。我必须得走,我想。我想弄明白的现在已经明白了。我仍然对他充满吸引力。马里奥夺走了一切,但夺不走我自己。夺不走我这个人,夺不走我美丽迷人的面具。我的屁股受够了。他在咬我的屁股,还舔我。
「别碰我屁股,」我说着,移开了他的手指。——节选自《被遗弃的时光(TheDaysofAbandonment)》,作者ElenaFerrante,自译。
女主角越是需要感觉,就越是感受到遗弃……尽管她不断逃避,甚至要用别的男人对自己的情欲来寻找存在感,但她还是屏蔽不了她过剩的自我意识。
这种自怜的情绪在性场景中尤其冲突明显。前一秒她还在男人面前摇尾乞怜,后一秒就让他别碰自己。可怜的切拉诺,他被套牢了,作者不喜欢他,女主也不喜欢他,但他注定逃不出这个故事。紧张关系里面总得有个人吃亏点当冤大头,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