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大全-古诗词鉴赏-中华古诗词网

心好

字暖 , 心润

菜单导航

描写百鸟朝凤的文章

作者: 古人 发布时间: 2022年01月14日 19:45:57

描写百鸟朝凤的文章,有哪些适合摘抄的句子? 好久之前看的《百鸟朝凤》现在再看当初那些摘抄的段落还是很喜欢。
他就像一棵树,可以遮风挡雨,等有一天自己离开了这棵大树,才发现雨淋在身上是冰湿的,太阳晒在脸上是烤人的。
大约是一个黄昏,我记得那天河滩上的水鹤特别多,沿着水面低低地滑翔,在一片耀眼的绿中拉出一尾又一尾炫目的雪白。我像之前千百次的吸水一样,一沉腰,一顿足,一提气,竟然牢牢地咬住了一股冰凉。我把嘴里的水来回渡了渡,又把它轻轻地吐到掌心里,不错的,我把水吸上来了。看着掌心的一窝清澈,我恍若隔世,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心窝子里上下翻滚,喉咙慢慢就变得硬硬的了。我撒腿疯了似的向师傅的土墙小屋子跑去,跑到院子里,师傅正坐在屋檐下编苇席。
土庄的夏天是没有水庄的好看,可土庄的秋天却老有味儿了。土庄的山是小了些,可山上都有树,种类也繁多,常青的松和落叶的枫抱在一起,夏天还是整齐的绿,到秋天枫树就醉了。就这样,一个一个红绿间杂的山丘一排儿地往远方去了,像一排生动的省略号。
又看见了水庄,横在天地间,安静得像熟睡的孩子。再拐一个弯,就到我们水庄的地界了。我走的是下坡路,路细而窄,弯弯拐拐,像截扔在山坡上的鸡肠子。路两边有一溜的火棘树,那些枝枝蔓蔓都不安分地往路上凑,这样本就狭窄的小路都快看不见了。
唢呐声在高旷的天地间奔突。先是一段宏大的齐奏,低沉而哀婉;接着是师傅的独奏,我第一次听到师傅的独奏,那些让人心碎的音符从师傅唢呐的铜碗里源源不断地淌出来,有辞世前的绝望,有逝去后看不清方向的迷惘,还有孤独的哀叹和哭泣。尤其是那哭声,惟妙惟肖。一阵风过来,撩动着悬在院子边的灵幡,也吹散了师傅吹出来的哀号,天地间陡然变得肃杀了。
乡村的春天总是和仪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像我们无双镇,春天一露头,就有拜谷节,播撒谷种的前一夜,每个村子的老老少少都要带上祭品,去本村最大的一块稻田里供奉谷神;拜谷节过去没几天,就该是迎接灶神爷的日子了,猪头是不能少的,还有小米渣。听老人们说,天上是没有小米渣的,人间全靠这点东西留住他老人家了;把灶神爷安顿好,就是晒花节了,太阳公公和花仙一起供奉,因为有两个神仙,供品自然不能少,蜂蜜、白米、干菊花,还有圆圆的玉米饼。太阳还没有出来,一庄人早就遥对着太阳升起的地方把供品摆放妥帖了,等那抹血红一上来,大家就整齐地磕头作揖,好听的话也会说不少,庄稼人没野心,就是祈求有个好年成。
我侧目看了看我的师弟蓝玉,他紧缩着脖子,脑袋花骨朵似的。慢慢地,他的脖子被拉长了,成了一朵盛开的鲜花,花朵儿正期待着雨露的降临,焦虑、渴望在稚嫩的花瓣间涌动着。蓦然,盛开的鲜花枯萎了。几乎就在一眨眼间,正准备迎风怒放的花儿无声地凋谢了,花瓣起来了一层死灰,花杆儿也挫短了半截。这朵刚才还生机蓬勃的花儿,转眼间铺满了绝望的颜色。悲伤一下从我的心底涌起来,我的师弟蓝玉,迅速地在我眼睛里枯萎,他的目光慢慢地转向了我。我能看懂他的眼神,有不信、不甘、绝望,当然,还有怨恨,可我看到的怨恨很少,很稀薄,星星点点的。

凤之离殇,百鸟咏昶——关于《百鸟朝凤》的浅评 电影是12年拍的,2016年上映的,影评却是2017年年末才写的,其实在电影上映之后就想着要为这部电影写点儿什么,要为这部电影的导演说点儿什么,但总觉得要好好想一想之后再动笔,因为实在是怕自己的拙见玷污了这部作品,所以一直在想也一直没有动笔但心中却一直明白有一篇还没有完成必须要完成的作业,于是在近日终于想着要把这部影评写了,也许是怕不久的将来忘记了观看这部电影时的感受,就是现在提笔书写也没有起好这篇文章的名字,因为实在不知道应该用一个怎么样的词汇去形容这部电影。
还记得电影是在上映后的一个夜晚在影院观看的,当时也许是因为方励下跪的新闻,也许是因为吴天明导演本身的原因,我坐在一个角落里静静的把整部电影欣赏完,我一直坐到影片字幕完全走完才擦干泪水后离开,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百鸟朝凤’究竟代表的是什么?。
在焦三爷口中‘百鸟朝凤’是唢呐中最难的一首曲子,那个年代几乎户户人家都崇敬焦三爷,崇敬焦三爷吹奏的那一曲最难的‘百鸟朝凤’,最后当人家结婚都用的是西洋乐器唱的是流行歌曲时,可以见得手中紧握唢呐的焦三爷心中是多么的悲哀,多么的落寞。也是在看那个片段时我的眼泪止不住了,因为我很难想象吴天明导演是怎么把那个片段拍完的,他的在拍摄那个片段时心里究竟是承担了多少的酸楚。1987年电影《老井》由西安电影制片厂制作上映,该片由吴天明执导,张艺谋主演,可以说吴天明是张艺谋的伯乐,两个人的关系亦师亦友,往后的时间吴天明导演一直坚守着他的电影创作的阵地《变脸》、《非常爱情》、《首席执行官》都在告诫着新一代的中国电影人应该如何运用电影艺术创作的知识拍摄出真正属于大众的作品,而张艺谋从2001年的《英雄》开始便离传统电影艺术越来越远了,到后来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十面埋伏》、《三枪拍案惊奇》这几部烧钱的商业电影全都出自于张导的手笔了,《归来》可以算是张导真正回归的一部作品但可能由于长时间与商业电影离经背道,该片的口碑也一般。说的有些远了,倒是这么多年吴天明导演一直在坚持着他的电影艺术和电影理想。
其实《百鸟朝凤》看完颇有一种告别的感觉,一曲‘百鸟朝凤’吹完剧终了,人也散了,却也留给了大家一个问题:现在还有人会吹‘百鸟朝凤’么?其实最难的并不是这首曲子本身,最难得是人心中对传统文化是否还有一丝自觉的坚守。我作为一个电影人,我认为对于一部好电影的评判应该是:有故事、有情感、有艺术、有价值的。《百鸟朝凤》这部电影拍完了,上映了,看得懂的人自然会懂,看不懂的人也不会斤斤计较,因为他们手里捧着一桶爆米花,可以在看电影的同时边吃边谈天说地,所以我并不认为方励下跪求拍片是明智之举,因为这本身就是一部很小众的电影,不要奢求在如今商业片纷繁复杂的时代《百鸟朝凤》会像一股清流洗净现如今的商业片电影市场,这更是对于吴天明导演拍摄这部电影的初衷是相悖的。
最后一曲《百鸟朝凤》后,剧终了,人散了,‘百鸟朝凤’再无回响,再无衣钵传承。觉得可惜么?其实,所有事物都将会被时代越来越快的发展所抛弃,但关键的问题是我们的心中有没有对于这种传统文化的流逝有些许的哀伤,如果说还像是一大批看电影人拿着爆米花吃吃喝喝笑笑的心态来对待的话,才是我们这个时代对于传统文化来说最大的悲哀。回不去的昨天,岂非是今日的对白,叹息着人心的同时也迷茫的在自己的道路上坚守着,没有人能懂得吴天明对于电影内心真正的坚守,或许更多与我一样的人还依旧不解的是为什么这部电影会起名叫《百鸟朝凤》。

五采而文名曰凤皇|【清】沈铨《百鸟朝凤图》 在古代的中国,一直流传着“凤求凰”的传说,凤是用来比喻帝皇王、凰代表王后,后来演变成龙代表帝皇而凤代表帝后。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凤均象征皇室。因此,《百鸟朝凤图》表现出君主圣明、河晏海清、天下归附的大好气象,亦表达了人们对太平盛世的无限期盼。
百鸟朝凤图。
清,沈铨。
长卷,绢本设色。
40x933cm。
藏家不详。
在“百鸟朝凤”的传说中,凤凰担当着造福众生的角色。故事中的凤凰原是一只普通的小鸟,每天勤劳地采集与收藏果实,后来森林遇到大旱,众鸟无处觅食、奄奄一息之际,凤凰拿出多年收藏的果实帮助众鸟渡过难关。为了感谢凤凰,众鸟从自己身上挑选出最漂亮的羽毛献给了凤凰,从此凤凰成为最美丽的鸟王。每年凤凰过生日的时候,众鸟都飞来祝贺。
在这幅画卷里,艺术家沈铨运用他最擅长、最具特色的花鸟画表现技法,将四季应有的近三百只形态各异的禽鸟,按照其生活习惯置于春夏秋冬四季之中,并配以四季花卉,嶙峋的山石,奔流的溪水,绽放的花朵,构成了一幅绚丽多彩、鸟语花香、百鸟朝凤、和谐吉祥、美丽辽阔、生机盎然的大自然画卷。
此作品中所画禽鸟近三百,清时人们对鸟的认识种类几乎都囊括其中:有凤凰神话中的百鸟之王、鹰象征军队、孔雀、仙鹤、鹭鸶、锦鸡、鸳鸯、大雁、天鹅、山鹊、喜鹊、燕子、斑鸠、绶带鸟...而除却对百鸟的绘制,所绘植物也几乎囊括国人所爱之花卉树木,如桂花、桃花、杏花、荷花、菊花、梅花、牡丹、芍药、芙蓉、蔷薇、山茶、月季、松柏、桂树、梧桐、杨柳等。绘画技法上集中国画技法之大成,工笔重彩,尤重写实。
在画面的正中偏右即是整幅作品的核心:凤凰。古代有卑左尊右的习惯,因而边氏构图将凤凰摆在了画面正中偏右,群鸟围绕着凤凰,寓意着君王圣明,天下依附,百鸟朝凤,国泰民安。对凤凰的刻画上也可谓巧夺天工,极力刻画出了一个高贵而华丽但又众望所归的凤凰的形象,非常自然而祥和地接受来自百鸟的祝福。
而对於百鸟的刻画,无论仙鹤、野鹜等,不仅形态富贵,更有逸气,比之黄荃少了一份精细雕琢,多了一份传神写照,不可谓不妙。
仙鹤屹立在松树上,寓意德高望众,众望所归,延年益寿,长命百岁。
喜鹊立在梅枝上,代表侮气已去,喜事来临,吉祥高照,万事如意。
鸳鸯相互依偎,象征情侣亲密,夫妻恩爱,不弃不离,白头偕老。
威武苍鹰,代表着国防强大,军队威武。
他充分利用绘画这一技巧,深刻的揭示了民俗生活中最生动、最普遍的这一民族文化生活现象,他通过娴熟的笔墨技法,使画面更加完美,更加生动,更加自然。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百鸟朝凤图卷》几乎到了有图必有寓意,有寓意必代表吉祥的地步。
画家对於其他场景的描绘则明显受到了文人绘画的影响,对於山石和树木,在富贵气息浓郁的宫廷绘画中,边氏非常大胆果断地用皴、擦等写意技法来描绘山石树木,将画面化繁为简,强调主题的同时淡化场景,寥寥几笔,其效果却不经意间大放光彩,不仅与极力细化描绘的百鸟朝凤主题形成了一繁一简的松紧格局,也让整体绘画的格调更上层楼,气韵流动,互相辉映。
在《百鸟朝凤图》里,创作者把他一贯的各种表现手法,把美好寓意与祝福,照样表现得淋漓尽致。他利用所描绘的对象,充分赋予了吉祥、祥瑞、幸福、爵禄、长寿、富贵、喜庆、爱情等等含义,并把美好的寓意与良好祝愿表现得淋漓尽致。
整个长卷构图疏密有致,百鸟气息祥和,可喻为人类理想的世外桃源图。可以说,《百鸟朝凤图》是沈铨集毕生的功力与技法之辉煌巨作,堪称国之瑰宝。
——沈铨——。
(1682—1760)。
字衡之,号南苹。
浙江湖州市德清县新市镇(一作吴兴(今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人。
少时家贫,随父学扎纸花。
20岁左右,从事绘画,并以此为生。
其画远师黄筌画派,近承明代吕纪,工写花卉翎毛、走兽,以精密妍丽见长,也擅长画仕女。
创“南苹派”写生画,深受日人推崇,被称为“舶来画家第一”。

《百鸟朝凤》:传统文化的守望者 《百鸟朝凤》改编自贵州青年作家肖江虹的同名中篇小说,是中国第四代导演吴天明最后的遗作,讲述了黄土地上新老两代唢呐艺人为了坚守信念所产生的真挚的师徒情、父子情、兄弟情的故事。该影片获得了第29届金鸡奖评委会特别奖、第一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最佳故事片奖。
在影片中,焦三爷是唢呐之魂的化身,对于唢呐艺术如“凤凰泣血”般地坚守,隐喻着导演吴天明自身对电影的坚持。游家班最后一次出活时,天鸣有病在身,焦三爷代天鸣吹奏,吹到一半,年老的焦三爷一口血喷了出来,却示意天鸣继续吹奏,他已然知道自己身体不支,但是他的命早就融入了唢呐的芯子里,铸进了唢呐的铜管中。县文化局要宣传非物质文化遗产,县文化局局长登门拜访,想请天鸣吹奏,三爷知道这是唢呐复兴传承的绝好机会,忙叫天鸣答应下来。三爷走了,他的遗愿,就是让天鸣重新撑起游家班。如果所有人都有焦三爷这般锲而不舍、矢志不渝的匠人精神,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火焰将会永不熄灭。
其实焦三爷是幸福的,即便身死,但灵魂依旧能够回到八百里秦川,归于土地。天鸣在三爷的墓前,独自吹奏着那首属于三爷的《百鸟朝凤》。从传承到期许,最后看着唢呐艺术一步步走向衰败,焦三爷沉重的背影不仅是对一种文化远逝的无奈,更像是对后来者的质询,期望着后来者的再度觉醒和奋起。影片把一位老人对唢呐的爱表现的淋漓尽致,同时,它也把许多传统和现实的矛盾展现给每一位观众,现代化工业时代,唢呐艺术该如何走下去?这是影片留给每一位观影者的思考。
《百鸟朝凤》是快餐时代的传统文化的守望者,是唢呐艺术的挽歌,是吴天明导演最后的旷世绝唱。影片结尾处游天鸣对着师傅的坟头吹响了唢呐,老师傅转身离去的背影令人深思,有人用了一句“那吹响的唢呐正是回不去的明天”来阐释结尾镜头,可谓是恰如其分。这也提醒人们,在浮华世界的夹缝里生存着的传统的民间技艺,我们到底该作何态度?想必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答案。

《百鸟朝凤》:凤凰已逝,百鸟哀鸣 四季轮转交替,日月天光变换,唢呐的鸣响穿透层层交融的历史,绕梁三日终究化为低吟浅唱,渐渐消失了踪迹,没了声息。
“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这年月,时移俗易,再也无法见到走街串巷的艺人,再也触摸不到坚守初心的温热。
唢呐,深深地植根于孕育它的热土,唢呐匠,也曾是乡村红白喜事,婚丧嫁娶时重金相邀的座上客。
在田间地头的唢呐声响,作为农民最好的消遣方式,也是他们传达心声的媒介。
“云中见祥凤,百鸟无文章”,一曲《百鸟朝凤》,婉转幽怨,清澈激越,成为人们最高敬意的表达。
焦三爷,一个为唢呐奉献了一生的匠人,作为唢呐班主,如何让这门技艺继续传承,让他再三地斟酌。
无儿无女的三爷看似冷漠,对于徒弟严厉无比,但实则内心炽热,坚守着自己学习唢呐的初心,为守护祖传技艺过着寒微的生活,不为金钱所诱,只为德高望重之人吹奏《百鸟朝凤》的丧曲。
学艺艰难,焦三爷的两位徒弟,天鸣与蓝玉,终日用芦苇秆来吸取河水来练功,芦苇秆越练越长。
蓝玉聪明伶俐,天赋极高,天鸣为人温良敦厚,却资质平平,在大家都认为焦三爷会选择蓝玉做接班人的时候,他却选择了一直不被大家看好的天鸣。
选择的理由很简单,在拜师之时,父亲情急摔倒,天鸣眼里满满心疼的泪水,让焦三爷看到了他身上的善良与担当。
事实证明,焦三爷的选择是对的。
然而,时代骤变,最好的过去瞬间跌落为最坏的现在。
曾经,天鸣的父亲将唢呐当成自己一生的理想,强行让孩子变成自己梦想的延续,如今,面对天鸣对于唢呐技艺的坚守,却忍不住劝他另谋生路;。
曾经,村里乡亲将天鸣接替唢呐班主之事情奔走相告,而如今却门前冷落,无人问津;。
曾经请唢呐班要行跪拜之礼,到后来逐渐用几包香烟来打发;。
曾经,路过的大叔看见天鸣练艺会暗暗给他加油,现在却有小流氓对唢呐匠人爆出粗口。
娱乐至死的年代,传统文化所承载的道德,礼仪,信仰被新一代的狂热所淹没。在现实的打压下,唢呐班的匠人生活困窘。
现实与理想的冲击,给了天鸣一个巨大的拷问:是否放弃唢呐?。
不舍,现实的倾轧难以承受;舍弃,师傅一辈子的心血,匠人几代的坚守便会付之东流,唢呐艺术将后继无人。
传统技艺何去何从?。
这不是天鸣一个人的困境,也是摆在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面前的现实选择!。
吴天明导演选择用一部心血之作来缅怀即将消逝的唢呐艺术。正是他的执着,《百鸟朝凤》才承载了其作为电影之外的价值,使得它的现实关照令人敬佩满满。
导演更是特意将故事主人公名字起为“天鸣”,把自己深深融入角色,我想,这个徒弟身份里面渗透的,应该是导演自己对于艺术的无上敬畏与初心吧!。
“智者无言宿儒泪,余音绕梁青松心”,焦三爷用尽全力救场,吹响《百鸟朝凤》,那顺着唢呐碗口流出的唢呐音符,声声泣血。
故事的结尾,瓦解分散的唢呐班再也无法重组,天鸣孤独一人流着泪再次吹响《百鸟朝凤》,面对的却是焦三爷的坟茔,可这,又何止是三爷一人之墓呢?。
这样的结尾渗透着深深的无力感,我们不能扭转甚至放慢时代发展的脚步,也几乎不可能让唢呐技艺重回曾经的闪耀。时代的改变是事实,过去的印记终将难以寻觅。
传统的民间艺术化为了一纸冷冰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再也无人去为这项技艺镇守最后一脉,《百鸟朝凤》成为绝响,唢呐亮起,街头巷陌将再无回音……。

求推荐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拒绝傻白甜型文章~谢谢? 1.恰似寒光遇骄阳。
作者:囧囧有妖。
2.许你光芒万丈好。
作者:囧囧有妖。
3.余生有你甜又暖(连载中)。
作者:囧囧有妖。
4.报告,我重生了!(不确定是不是军婚文)。
作者:百鸟朝凤。
简介:。
5.高门千金。
作者:天真无邪。
6.我和神秘男人闪婚了(不确定是不是军婚文)。
作者:粱人。
7.总裁深度爱。
作者:五枂。
8.追妻成狂猎爱小军医(军婚文)。
作者:桃夭未央。
9.重生八零锦绣军婚(军婚文)。
作者:幽非芽。
10.No,军少大人(军婚文)。
作者:绯花。

《百鸟朝凤》:时间钢刀不把谁躲闪 方励下跪的第一天,我把《百鸟朝凤》的预告片找来看,片子结束,我就订了票。
这不是因为我关心文化传承、第四代导演什么的,而是当时真的觉得,这是一部能调动我感情的电影。
走进电影院,我哭了三次。一次是游天鸣吸水,终于吸上来了,在田垄中间欢呼、奔跑。我特别见不得人努力拼命最终把一件事做成的样子,当时眼眶就湿了。
第二次是焦三爷掀翻桌子,喝止群殴的小年轻,捡起地上被踏坏的唢呐们,环视四周——是个人都受不了陶泽如那个老戏骨一脸的心酸心痛。
第三次就是焦三爷在坟前看了这世间最后一眼,飘然而去,那眼泪当时就哗哗地下来了。隔壁座的同伴也在吸鼻子,左边的妹子干脆呜咽了。整个电影院一阵此起彼伏压抑的哭声比起近些年来层出不穷的国产烂片,《百鸟朝凤》确实不错。
但是走出电影院,恢复了理智,我心里又忍不住荡漾起一丝遗憾和失望。
排除掉方励的下跪、吴导的去世、演员的煽情、题材的本性,我们绕不过去一个根本的问题,那就是这部电影,本身究竟好不好?。
而在电影院用光一包纸巾的我。作为一个理性的情怀派不得不说:不足,还有很大的不足。至少,它原本可以比现在更好。
《百鸟朝凤》在我看来最致命的问题之一,在于它用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也没能清楚地告诉观众:唢呐到底是什么?。
看完全片,我们只能模模糊糊地知道,唢呐学起来很难、吹唢呐不容易、唢呐匠在庄子里德高望重……但是唢呐本身呢?曲子呢?观众们始终缺乏一个生动的印象,只是一遍遍地被角色和台词灌输着“百鸟朝凤,不是一般人受得起的”,可全剧结束,谁有听懂了那个旋律?谁又能在乐曲中认出哪一段是百鸟朝凤?。
作为本片最重要的意象,“百鸟朝凤”神龙不见尾,以距离感维持着它在庄稼人心中的神秘感,却也同样在观众的心中只留下了一个空洞的印象。剧中人一遍遍的叮嘱,颇有些“老祖宗的东西就是好”的意味。为什么好?好在哪里?影片并无细说,也无机会让人体会,有些类似旧时私塾教三字经,只管叫弟子们背书,却不解其意。
和菜头在他点评《百鸟朝凤》的文章中说,“从头看到尾,你不会觉得唢呐这种乐器有多么不得了的地方,也不会觉得唢呐演奏的乐曲有多么了不起的地方,因为作为全片里用于表现唢呐至高境界的神曲《白鸟朝凤》,你根本听不出它和其他婚礼葬礼上的吹吹打打有什么不同。而事实上,它的确应该有很大的不同。”。
事实确实如此。在许多谈传承、谈技艺的影片中,故事都花费了足够的篇幅去叙述,这个“传统技艺”具备怎样的魅力,它为什么值得主角对它一再坚守和付出。在这方面下足功夫的影片,如《入殓师》,就能把故事说得很圆润饱满。
在激起观众对唢呐的兴趣之前,空谈对它的传承和热爱,是无本之木,不可持续。而影片在没有充分展现唢呐本身的魅力和价值之前,过多地去渲染男主角在学艺路上的艰难困苦,以及焦三爷的固执坚守,就显得有些迂腐顽固,无法引起充分共鸣。
其实,当我看到影片中的唢呐,是以一个放置在落满灰尘的小箱子中的形象出现时,我心里就咯噔一下,觉得这部影片对唢呐的定位不够好了。
因为这说明,拍摄它的人从心里也是把唢呐看成是一种古旧的、过时的、象征意义大于实用意义的东西。而只有当一个东西失去了生命力,垂垂老矣即将被时代淘汰时,它才会开始强调自己过去的地位,因为这意味着它自己也承认,自己已经难以作出新的贡献。
这就是我认为本片最大的问题之二:影片对唢呐前途的思考还停留在很低级的抒情阶段,而没能进入更高的层次。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吴导可能作为一个陕西人,经历了太多民俗文化遗失的伤痛,这种伤痛给予他一个非常悲观的视角,去看待这些濒临消失的传统。在吴导的镜头下,我没感受到,唢呐是一种怎样富有生命力、具有观赏价值的艺术,我要去找几首唢呐曲子来听;我只会感受到,唢呐匠很可怜,希望有人帮帮他们,希望有人来听唢呐,但那个人不是我。
影片对唢呐的前途提出了两种可能:一是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被保护起来;二是成为乞丐卖艺的工具。这样悲观的预测,虽然倒映出吴导演许多心境,在我眼中却绝不是唢呐应得的结局。
任何一种艺术,若要向前发展,就不能接受被当成大熊猫一般被圈养保护的安排。离开了听众,艺术就会失去变化,变成挂在墙上的一副相框,越来越与时代脱节。依靠“非遗”来保护唢呐,但不能隔断唢呐与听众的联系。只要有听众,唢呐就还有一口气在。
如今,传统技艺或者小众艺术,“接地气”的尝试越来越多。原本严肃的合唱团也开始唱《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调节气氛,我家门口的糖画艺人也学会了画LV、GUCCI,写“朕知道了”来卖给会心一笑的围观者。我们不能说,这一股“地气”所代表的商业化潮流,对艺术和传统的影响一定就是不好的、低俗的。正相反,这些别出心裁的改造,在以它过去的表演者所以想不到的方式,完成着它一直以来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给观众带来快乐。只要能招徕观众,让观众快乐,且这快乐并不低俗,任何一种艺术就都不应该背负“变了”的指责。
有观众,一切就都有希望。传统艺术可以用商业来反哺,也可以用商业来推广。李世石也许输给AlphaGo了,可围棋是实实在在的赢了。同样,唢呐也可以吹出现代人觉得好听的声音,它可以做各种各样的改良。唢呐匠是不能再坐在太师椅上了,但这不妨碍大家听到新的唢呐曲子,不妨碍唢呐匠们用新曲子赚来的钱,将百鸟朝凤传承下去。
我想,这些道理,吴导应该不会不懂的,他明白这一切的更迭,只是对过去抱有深深的眷恋。焦三爷的一瞥,就像吴导瞥向自己的过去,那些黄金岁月,那些伴随着唢呐声响的生活。所以这部片子的怀旧情愫才如此浓厚,因为它本身就不是一个带着理智去述说的故事。
焦三爷对唢呐匠地位、礼数的执着近乎偏执,任凭外界如何变迁,也不愿妥协,游天鸣对唢呐的坚守,在缺乏对唢呐本身魅力的展现之下,也变得干瘪、平面,你甚至说不准他到底是真的爱唢呐,还是因为太木讷,才任由父亲和师傅来决定自己的人生。在这一切无理由的坚持之中,唢呐的形象被大大地矮化了,它被描述成一种只能靠资历来博取尊重、靠同情来勉强支撑的艺术,而它的真实面貌绝不该是如此。
我想,如果焦三爷和游天鸣不是太执着于做一个“坐在太师椅上的唢呐匠”的话,也许他们能够接受,做一个在培训机构里教孩子的唢呐老师。传承民俗乐器的这一口气,应该在孩子们的口中吹响,而不应该憋闷在陕北汉子的胸膛。影片中传承数辈的金唢呐摔坏了,但它所孕育的唢呐匠之魂,比器物更坚韧、比肉体更永恒。愿有一天,我们不再执着于过去的辉煌,不再因时代的变迁而迷茫,愿每一项伟大的技艺,都能在新世界找到一处属于它的殿堂,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