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古诗词大全-古诗词鉴赏-中华古诗词网

心好

字暖 , 心润

菜单导航

生活片段描写

作者: 古人 发布时间: 2021年08月21日 07:04:51

生活片段描写,有哪些科技好物能够把家里变成全世界最舒服的地方? 对于刚刚装修完成的我来说,我来说一下家里头采购那些东西可以提高的自己的幸福感觉。
1指纹锁指纹锁绝对是我首先推荐的,对于我这种单身尤其是早上出门上班的时候着急的话,很容易把钥匙落在家里头,找人开过一次锁直接花了我120大洋,最后决定买个指纹锁。过年的时候刚好我爸妈过来,给他们录入指纹后,他们用了几天也觉得很方便。购买指纹锁首先要注意的就是自己现有锁的尺寸,看自己的锁是否合适安装,我购买的的小米家的鹿客的智能锁,适合我家的门。
2智能猫眼我觉得这个东西是一个智能家居的必备,安全感飙升的一个东西,让你24时,360度感受到安全的神器。只要有人在猫眼上晃一下,就会告诉我。而且对于我家里有狗还是很好玩的,上班的时候可以看狗在屋里头干啥。还是用AI人脸识别技术,可以根据人脸特征识别出家人的身份,对于可疑人员可以实施本地报警。哈哈。
3人体感应器这个东西是我逛小米的时候发现的,也是相对比较便宜的东西了,但实用比较好,是厕所的必备元素,真的,人来自动开灯,自动开换气扇,人走灯关,厕所是最需要这种自动化的地方,因为厕所有两个特点,一是频率高,尿频尿急,第二,他时间短,也不排除你便秘的情况,所以用自动化就很合适。我现在准备再买一个放在我爸妈屋里头,晚上起夜自动感应。
4滑轨插座用这个是因为不想在一个地方做很多插座,感觉不太好看,就在网上淘到这个,优点:方便和视觉干净。哪里需要插座就直接放一个,旋转灯亮表示通电,不用了向下转关掉就好使用电器时候,不需要牵插排,偷偷把电线藏在机器后面,干净啊!防水性:日常用湿抹布擦了,没问题。已经使用了3个月,用手摸都没啥问题。

文艺作品中要描写上层社会生活,可自己没亲身经历怎么办? 别写细节,别做修饰即可。
举例子,你可以写,某富家千金穿了晚礼服去赴宴,但是别详细写晚礼服是啥款式啥牌子的,也别详细写宴会是咋样的,像吃了什么菜,用什么餐具,统统别写。
重点用来描写故事情节,人物冲突。
记住,没有接触过不等于不能写,不要听某些人说,写熟悉的东西,你一老百姓熟悉的东西是没有文学价值的。
罗贯中没有当过主公。
施耐庵没有当过土匪。
吴承恩更没有上过天。
只不过,罗贯中不会写关羽的袍子是什么材质做的,上面绣了什么,只写关公穿绿袍,他也不会写马超的盔甲是什么结构的,只写马超披了甲。
施耐庵不会写强盗们吃的肉是怎么烧的,只写他们大口吃肉,不会写他们互相聊什么,只写他们";聊些江湖中事";。
吴承恩也不会详细描写神仙的屋宇,仅仅是概括而已。
就这样写。
——。
最后补充一点,不建议学习《红楼梦》,因为红楼梦的作者是真的有上层生活经历的,你没有这个经历,学习了也是臆想。写上层就学习《三国演义》等。

影视文学作品中有哪些经典的调情描写? 说到影视作品中的经典调情场景,脑海中不由得放起了千百部小电影的片段,太多了根本讲不过来。
讲一讲想到的文学作品吧。
·王小波《黄金时代》。
“······那天晚上我把我的伟大友谊奉献给陈清扬,她大为感动,当即表示道:这友谊她接受了。不但如此,她还说要以更伟大的友谊还报我,哪怕我是个卑鄙小人也不背叛。我听她如此说,大为放心,就把底下的话也说了出来:我已经二十一岁了,男女间的事情还没体验过,真是不甘心。她听了以后就开始发愣,大概是没有思想准备。说了半天她毫无反应。我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去,感觉她的肌肉绷得很紧。这娘们随时可能翻了脸给我一耳光,假定如此就证明女人不懂什么是交情。可是她没有。忽然间她哼了一声,就笑起来。还说:我真笨!这么容易就着了你的道儿!。
我说:什么道儿?你说什么?。
她说:我什么也没有说。我问她我刚才说的事儿你答应不答应?她说呸,而且满面通红。我看她有点不好意思,就采取主动,动手动脚。她搡了我几把,后来说,不在这儿,咱们到山上去。我就和她一块到山上去了。”。
这是看到这个问题时脑海中第一个蹦出来的文学作品,大概是初二的时候读的王小波,至今对这一段印象很深。印象更深的是后面他们俩在山上的事。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读到把性描写得这么直白简单却不污秽,那种强烈的映画感,像黑夜里洒在山上静静的月光,好像云淡风轻,又好像很庄重。
·陈忠实《白鹿原》。
“按照白天观察好的路线,黑娃爬上墙根的一棵椿树跨上了墙头,轻轻一跳就进入院里了。郭举人和他的大女人在后院窑洞里,前院只住着小女人一个。黑娃望一眼关死的窗户,就撩起竹帘,轻轻推一下门。门关死着,他用指头叩了三下,门闩滑动了一下就开了,黑暗里可以闻见一股奇异的纯属女人身体散发的气味。小女人一丝不挂站在门里,随手又轻轻推上门闩,转过身就吊到黑娃的脖子上,黑娃搂住她的光滑细腻的腰身的时候,几乎晕眩了。他现在急切地寻找她的嘴唇,急切地要重新品尝她的舌头。她却吝啬起来,咬紧的牙齿只露出一丁点舌尖,使他的舌头只能触接而无法咂吮,使他情急起来。她拽着他在黑暗里朝炕边移动。她的手摸着他胸脯上的纽扣一个一个解开了,脱下他的粗布衫子。他的赤裸的胸脯触接到她的胸脯以后,不由地";哎呀";叫了一声,就把她死死地拥抱在胸前,那温热柔美的奶子使他迷醉,浑身又潮起一股无法排解的燥热。她的手已经伸到他的腰际,摸着细腰带的活头儿一拉就松开了,宽腰裤子自动抹到脚面。他从裤筒里抽出两脚的当儿,她已经抓住了他的那个东西。黑娃觉得从每一根头发到脚尖的指甲都鼓胀起来,像充足了气,像要崩破炸裂了······”。
陈忠实先生在书里的情色描写挺多的,随意截取一段,不是很有代表性,希望大家不要学我小时候把这本书当做小黄书来看,五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情色片段只是点缀。
·贾平凹《废都》。
“唐宛儿一整天没有见到周敏的面,知道是在外边为工作奔波,将中午做了的麻食又温了一遍,就热水洗了身子,漱了口,换一身喷过香水的时兴裤头和奶罩,专等着男人回来慰劳他。但周敏一时未回,就歪在床上读起书来。夜深听得门外脚步响,身子就软溜下来,把书遮在脸上装睡着了。周敏敲门,门却自开,原来并未插关,进来看床灯亮着。妇人悄然无声,轻轻揭了书本,人睡得好熟,就站着看了一会睡态,不觉凑下来吻那嘴唇,妇人却一张口将伸进的舌头咬住,倒吓了周敏一跳。周敏说:“你没有睡呀!脱得这么赤条条的,也不关门!”妇人说:“我盼着来个强奸犯哩!”周敏说:“快别说混话,一天没回来就受不了?”妇人说:“你也知道一天没回来呀。”周敏就说了怎么去见孟云房,孟云房如何写条儿又见景雪荫,事情十有八九要成了。妇人高兴起来,赤身就去端了温热的麻食,看着男人吃光,碗丢在桌上,也不洗刷,倒舀了水让周敏洗,就灭灯上床戏耍。”。
大胆,直白,却又很真实有趣。贾平凹先生这本书禁了16年,不过也是因为写得太露骨了一些。我读的是未删减版,觉得关于性的描写富于生活,有烟火气。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洛丽塔》于晓丹、廖世奇译。
“就在一刹那,我们疯狂地、笨拙地、毫无羞怯、痛苦难忍地相爱了;同时还是无望地,我必须补充说;因为相互占有的狂乱只有靠实际吸吮、融合彼此灵魂和肉体的每一分子才能平息下来;但我们,甚至不能象贫民区的孩子那样很容易就找到一起的机会。一天晚上,我们不顾一切地实现了在她家花园里幽会的企图以后这是更后来的事,我们的秘密活动能只被允许在海滨浴场熙熙攘攘的地方、听力所不及而眼力所及范围之内。在软绵绵的沙地上,距离大人们几英尺远,整个早晨我们都仰卧在那儿,带着欲望的勃发,利用时间和空间任何一个天赐的良机互相触摸:她的手,半埋在沙里,也会慢慢地移向我,修长的褐色手指梦游般越来越近;然后,她乳白色发光的膝盖会开始一次小心翼翼的旅行;有时,别的小孩们建筑的堡垒,能完全掩藏我们摩挲彼此咸腥的嘴唇;这种不完整的接触把我们健康、却毫无经验的稚嫩身体驱向兴奋的状态,即使在冰凉的海水中,我们仍然互相紧拉着手,不能解脱。”。
这一段描写的是亨伯特十三岁时情窦初开,与姨妈好朋友的女儿阿娜贝尔相爱的场景。书中描写阿娜贝尔是一个“浑身披着自然光泽的小精灵。”就是亨伯特心目中洛丽塔的样子。书里开篇这一段少年朦胧青涩的爱恋,初读时非常挠心,好像每个人年少时(亲身或者幻想)都经历过这样懵懂的调情吧。
电影版《洛丽塔》(1962)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1998)导演阿德里安·莱恩。
1962版。
1998版。
·玛格丽特·杜拉斯《情人》王道乾译。
“她对他说:我宁可让你不要爱我。即便是爱我,我也希望你像和那些女人习惯的那样做起来。他看着她,仿佛被吓坏了,他问:你愿意这样?她说是的。说到这里,他痛苦不堪,在这个房间,作为第一次,在这一点上,他不能说谎。她对他说他已经知道她不会爱他。她听他说下去。开始,她说她不知道。后来,她不说话,让他说下去。
······。
他把她的连衫裙扯下来,丢到一边去,他把她的白布三角裤拉下,就这样把她赤身抱到床上。然后,他转过身去,退到床的另一头,哭起来了。她不慌不忙,既耐心又坚决,把他拉到身前,伸手给他脱衣服。她这么做着,两眼闭起来不去看。不慌不忙。他有意伸出手想帮她一下。她求他不要动。让我来。她说她要自己来,让她来。她这样做着。她把他的衣服都脱下来了。这时,她要他,他在床上移动身体,但是轻轻地,微微地,像是怕惊醒她。”。
电影版《情人》(1992)导演让·雅克·阿诺。
说完《洛丽塔》,马上想到《情人》。不多说了,大家都懂的。
既然题主问的是调情,那我只截取到调情的片段了,剩下的部分大家想看可以去读原文。但是!答应我千万不要像看小电影一样拉进度条好吗!放的都是经典的文学作品,不是小黄书,一部好的文学作品整体看才有看的价值呀。当然你们一定要钓鱼,要在知乎看毛书,我也不会告诉你我看到这个问题时候脑海里蹦出来的《少年*宾》、《少妇*洁》的。

有哪些写到极致的环境描写? 天上那层灰气已散,不甚憋闷了,可是阳光也更厉害了许多:没人敢抬头看太阳在哪里,只觉得到处都闪眼,空中,屋顶上,墙壁上,地上,都白亮亮的,白里透着点红;由上至下整个的象一面极大的火镜,每一条光都象火镜的焦点,晒得东西要发火。在这个白光里,每一个颜色都刺目,每一个声响都难听,每一种气味都混含着由地上蒸发出来的腥臭。
街上仿佛已没了人,道路好象忽然加宽了许多,空旷而没有一点凉气,白花花的令人害怕。祥子不知怎么是好了,低着头,拉着车,极慢的往前走,没有主意,没有目的,昏昏沉沉的,身上挂着一层粘汗,发着馊臭的味儿。
——取自《骆驼祥子》第十八章,老舍著(本文引用注)上面的话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字,热!。
在夏天,我们都知道热,但如何酣畅淋漓地展现其热的程度,我想很多人都不得要领。如果真的要说写到极致的环境描写,展现夏天温度的最佳作品,我首推上面这段,老舍先生作为著名的写作大师,功力可见一斑。
在这么多年的阅读生涯之中,我读到过无数环境描写,其中能让人心跳加速、久久难以忘怀的优秀作品屈指可数,接下来就来罗列一些还记得住的经典段落,以飨诸位。要是后面有新的,我随时补更。
来看看沈从文大师的作品:贯穿各个码头有一条河街,人家房子多一半着陆,一半在水,因为余地有限,那些房子莫不设有吊脚楼。河中涨了春水,到水脚逐渐进街后,河街上人家,便各用长长的梯子,一端搭在自家屋檐口,一端搭在城墙上,人人皆骂着嚷着,带了包袱、铺盖、米缸,从梯子上进城里去,等待水退时,方又从城门口出城。某一年水若来得特别猛一些,沿河吊脚楼,必有一处两处为大水冲去,大家皆在城上头呆望。受损失的也同样呆望着,对于所受的损失仿佛无话可说,与在自然安排下,眼见其他无可挽救的不幸来时相似。涨水时在城上还可望着骤然展宽的河面,流水浩浩荡荡,随同山水从上游浮沉而来的有房子、牛、羊、大树。于是在水势较缓处,税关趸船前面,便常常有人驾了小舢板,一见河心浮沉而来的是一匹牲畜,一段小木,或一只空船,船上有一个妇人或一个小孩哭喊的声音,便急急的把船桨去,在下游一些迎着了那个目的物,把它用长绳系定,再向岸边桨去。这些勇敢的人,也爱利,也仗义,同一般当地人相似。不拘救人救物,却同样在一种愉快冒险行为中,做得十分敏捷勇敢,使人见及不能不为之喝彩。
——取自《边城》第二章,沈从文著(本文引用注)《边城》以美著称,背景美、环境美、人心美、蕴意美,在20世纪30年代中国的边城小镇茶峒这里,湘西风情的淳朴展现得淋漓尽致。
吊脚楼是我国传统建筑文化里的小明星,而在文学作品里以环境描写的方式绘出吊脚楼的景色还真是不多见,景物+民俗+时事(大洪水),环境里有“包袱、铺盖、米缸”,还有漂浮的牲畜、施救的人们,这细节之亲切就像在眼前发生一般,不美真不行啊。
迟子建先生的《额尔古纳河右岸》片段: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有九十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给看老了。如今夏季的雨越来越稀疏,冬季的雪也逐年稀薄了。它们就像我身下的已被磨得脱了毛的狍皮褥子,那些浓密的绒毛都随风而逝了,留下的是岁月的累累瘢痕。坐在这样的褥子上,我就像守着一片碱场的猎手,可我等来的不是那些竖着美丽犄角的鹿,而是裹挟着沙尘的狂风。
西班他们刚走,雨就来了。在这之前,连续半个多月,太阳每天早晨都是红着脸出来,晚上黄着脸落山,一整天身上一片云彩都不披。炽热的阳光把河水给舔瘦了,向阳山坡的草也被晒得弯了腰了。我不怕天旱,但我怕玛克辛姆的哭声。柳莎到了月圆的日子会哭泣,而玛克辛姆呢,他一看到大地旱得出现弯曲的裂缝,就会蒙面大哭。好像那裂缝是毒蛇,会要了他的命。可我不怕这样的裂缝,在我眼中它们就是大地的闪电。
——取自《额尔古纳河右岸》开篇部分,迟子建著(本文引用注)拟人化、对话形式的环境描写,首推迟子建老师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在这部作品里,开篇就是作者的自白,你会发现前两段的确是在做环境描写,但是切入点很特别,好像是在写自传一样,把“雨和雪”当作“熟人”,然后介绍给你们(即读者)。太阳的“红着脸”,河水的“瘦”,无一不把这个环境描写带入一个崭新的意境之中。
路遥老师的《平凡的世界》节选:走不多远,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不过,快要满圆的月亮从东拉河对面的山背后静悄悄地露出脸来,把清淡的光辉洒在山川大地上。万物顿时又重新显出了面目,但都象盖了一层轻纱似的朦朦胧胧。暑气消散,大地顿时凉爽下来。公路两边庄稼地里的无名小虫和东拉河里的蛤蟆叫声交织在一起,使这盛夏的夜晚充满了纷扰和骚乱。
孙少安穿一件破烂的粗布小褂,外衣搭在肩头,吸着自卷的旱烟卷,独个儿在公路上往回走。他有时低倾着头;有时又把头扬起来,猛地站住,茫然地望着迷乱的星空和模糊的山峦。一声长叹以后,又迈开两条壮实的长腿走向前去……痛苦,烦恼,迷茫,他的内心象洪水一般泛滥。一切都太苦了,太沉重了,他简直不能再承受生活如此的重压。他从孩子的时候就成了大人。他今年才二十三岁,但他感觉到他已经度过了人生的大部分时间。没吃过几顿好饭,没穿过一件象样的衣服,没度过一天快活的日子,更不能象别人一样甜蜜地接受女人的抚爱……什么时候才能过几天轻松日子?人啊!有时候都比不上飞禽走兽,自由自在地在天空飞,在地上走……。
——取自《平凡的世界》第一部第23章,路遥著(本文引用注)孙少安年少知事,他那稚嫩的肩膀还未成熟就已经扛起生活的重担。有人说男人如山,因为他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他必须把自己最坚强的一面留给家人,自己吞下泪水,吞下苦累,其实年轻的他们也需要一个港湾,哪怕是一个拥抱…。
路遥老师的这段环描,可以说共情感已经超神了,其实他并不是在写环境,不是为了环境而写环境,他在写一个男人的崩溃,将情感融入那一晚的月,那一晚的人,和那一晚的东拉河。环境描写,辞藻华丽的有很多,但如此动情的,我觉得太稀少了,这一段无比经典。
这段描写后面还有响应,这部分不再是环境描写,不过我觉得有必要补充一下:。
……孙少安在白杨树下站了一会,又开始往回走。走不多远,他就看见了双水村星星点点的灯火。
一股温暖的激流刹那间漫过了他的心间。那灯光下,有他亲爱的家——亲人们的脸庞都在他的眼前浮现出来了。
于是,头脑中迷茫的云雾顷刻间消散,滚烫的额头重新又凉了下来。他顿时感到他刚才的情绪充满了危险。是的!一家老老少少都依靠和指望着他,他怎么能这样胡思乱想呢?不,他应该象往常一样,精神抖擞地跳上这辆生活的马车,坐在驾辕的位置上,绷紧全身的肌肉和神经,吆喝着,呐喊着,继续走向前去。如果他垮了,说不定人仰马翻,一切都完了……。
——取自《平凡的世界》第一部第23章,路遥著(本文引用注)。
史铁生先生的《我与地坛》节选:十五年中,这古园的形体被不能理解它的人肆意雕琢,幸好有些东西的任谁也不能改变它的。譬如祭坛石门中的落日,寂静的光辉平铺的—刻,地上的每一个坎坷都被映照得灿烂;譬如在园中最为落寞的时间,—群雨燕便出来高歌,把天地都叫喊得苍凉;譬如冬天雪地上孩子的脚印,总让人猜想他们是谁,曾在哪儿做过些什么、然后又都到哪儿去了;譬如那些苍黑的古柏,你忧郁的时候它们镇静地站在那儿,你欣喜的时候它们依然镇静地站在那儿,它们没日没夜地站在那儿从你没有出生一直站到这个世界上又没了你的时候;譬如暴雨骤临园中,激起一阵阵灼烈而清纯的草木和泥土的气味,让人想起无数个夏天的事件;譬如秋风忽至,再有——场早霜,落叶或飘摇歌舞或坦然安卧,满园中播散着熨帖而微苦的味道。
——取自《我与地坛》第一章,史铁生著(本文引用注)穿插回忆,再将怀念之情带入,环境一旦有了寄托,就好像多了一些鲜活的、拥有了生命的东西。《我与地坛》是会自行呼吸的一部作品,而让环境描写变得深沉,这一段文字可以做出最大诠释。
环境描写是一部作品中的有机组成,这部作品是一个整体,要把环描写到极致,情景交融必然是终极形态,因为没有情感,环境也就失去色彩;没有环境,情感也就失去寄托。
想起了好的,今后再陆续补充~。

为什么日本作家在描写性时,感觉比中国要开放的多?例如像失乐园,挪威的森林这样地作品。 首先,国产小说单就大家现在都知道的莫言的作品为例,某些对于性的描写片段是非常直白的,甚至用粗俗去形容都是不为过的。
其次,在描写性上,日本大众文学作品与国产作品相比,比起“更开放”,我更愿用普遍“更有美感”。(我第一次看莫言的作品是在初中,和沉迷新概念作文同时期,两者皆对当时生理知识体系并不完善的我产生了冲击。或许是我思想还不够开放、对文学作品的审美还过于狭隘,但就像楼上的答主说的那样,有些作品中的文学性有待考量。)。
以下以《失乐园》中的一个片段和《四十一炮》中的一个片段做对比。
《失乐园》:。
初次见面时,凛子像楷书那样的规范与格调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凛子对久木越来越温柔和蔼,直到以身相许,进而发展到后来的彻底崩溃,不能自恃。
这一崩溃的过程,以久木的男性眼光来看是那么可爱而娇美。
一番亲热之后两人紧紧地依偎着,双方都能察觉到对方的一点儿动静。
久木刚把头转向窗户,凛子的左手就怯怯地伸到了他的胸前。久木轻轻按住她的手,看了一限床头柜上的时钟,六点过十分。
“太阳快下山了吧。”。
从宽大的落地窗向外望去,七里滨海和江之岛尽收眼底,夕阳即将在那边落下。昨天,两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太阳正要落山,眼看着火球般炽热的太阳渐渐西沉在横跨江之岛的大桥桥畔。
“你也过来看看呐。”。
久木冲着凛子说着,从床上起来,拣起掉在地上的睡衣穿上,打开了窗帘。
霎时间,晃眼的阳光射了进来,照亮了地面和床头。
只见夕阳刚巧落在江之岛对面的丘陵上,天际的下半部被染得一片通红,正在一点点黯淡下去。
“正好赶上,快来看哪。”。
“在这儿也看得见。”。
赤裸的凛子怕见这骤然明亮的光线,用被单裹着全身,朝窗户这边看。
“今天比昨天的还红还大。”。
把窗帘全打开后,久木回到了凛子的旁边躺下。
夏季刚过,热气腾腾的雾霭弥漫在空中,落日愈显得硕大无比,当太阳的底边一落到丘陵上,便迅速萎缩变形,变成了凝固的绛红色的血团。
“这么美的夕阳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凛子燃烧的身体也像空中消逝的落日一样,渐渐平息下来了吧。
久木这样想象着,从凛子身后凑了上来,一只手去抚摸她的腹部。
当夕阳隐没在地平线下之后,残留的火红的光芒迫不及待地变成了紫色,紧接着黑暗笼罩了四周。一旦没有了阳光,黑夜便立即降临,刚才还金光辉映的大海立刻一片黢黑,只有远处江之岛的轮廓与海岸线的反光一起清晰地显现了出来。”。
而以下是《四十一炮》的片段,因为发到公共空间有点羞涩所以直接放图(请原谅拍照角度)。
“性”的确可以是诸多事物的载体,比如情感,比如伦理道德,然而很多作者并把握不好“色情但不下流”这个度。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中男主人公一生拥有众多性伴侣,也有许多性事上的描写,尽管有“无论肉体出多少轨精神不出轨”这一带着光环的设定(大多数时间并不和女主相爱所以也不算出轨),但是不妨碍我们接受男主精神世界或许略枯燥但性生活真的很丰富这个事实,而重要的是其中的描写并不会像国内所谓乡土文学中的描写那样让人不适,也并不会被还对性处于好奇窥探阶段的读者打上变相H文的标签。
写到这里有些偏题了,只是想说对于描写“性”这件事,开放不开放是一回事,对作品而言有没有必要、是否有文学价值是另一回事。

有哪些容易激发恐怖联想的日常生活片段? 有一次,。
想看看自己头发有多长了,。
于是手上拿着一面镜子对着寝室墙上的镜子照,。
一个陌生的后脑勺,。
毕竟这么多年很少看到自己的后脑勺,。
然后长长的头发,。
各种以往看过的鬼片恐怖片及此类小说中描写的场景在脑海闪现,。
生怕那个后脑勺转头,。
然后果断放下镜子邀请隔壁寝室小伙伴一起看综艺聊天压惊〜 ̄△ ̄〜〜 ̄△ ̄〜。
另一点,由于我是近视,。
一直没想通,。
为什的带着眼镜看镜子里的东西是清晰的,。
拿了就模糊了,。
一直觉得镜子照到了东西就已经显示在里面了才对啊,。
然而,和镜子贴的再近距,。
远处的东西不带眼镜还是看不清,。
也是懒得度原因~。
镜子里的世界太可怕,。
还是现实毕竟美好。

世界上,有没有一些自然景象或者生活片段,会让你心生温暖、莫名感动,美好的想要落泪。 光影。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升起,透过玻璃窗洒进来,阳光强有力的晃过屋子,将几盆绿萝的光影斑驳的透射到白墙上。洁白的墙上映出浅黄色的方格子,那是窗格在阳光下的显影,一格一格的,像是小时候玩过的一种跳格子的游戏,多看几眼,就会有忍不住在上面跳着玩的冲动。
看着眼前的场景,麻木的内心突然变得异常温柔、平静,特别想将这一刻定格下来。我知道这种美妙的景象转瞬即逝,太阳升高一些,或者偏离一些,眼前的景象就会消失不见的。
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早晨,也是一幅再平淡不过的光影,我却被这平白无奇的光影所吸引,驻足。如果一连着几天都是晴天的话,这幅光影每天都会在这里展开,但是今天这一刻,它却尤其令我震撼。那几笔简单的自然光勾勒出来的光影,深深的让我为之着迷。
如果我可以,我愿意拿起画笔,将它描绘出来,将这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倾注在画笔中,画就一幅画作,连同我此刻的心情一起,将它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这样,我便算是拥有了它。
如果我可以,我愿意用最精准的文辞描写它,把我能想到的所有美好的辞藻都赋予它,以文字的形式将它记录下来,连同我此刻的心情一起。我将这段文字配以精美的装帧,将它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这样,我便算是拥有了它。
可是,面对眼前令我心动的景象,我既不会作画将它画出来,也不能精准描绘出来将它写出来。我唯一能做的,便是按下快门,将这一刻定格成一张照片,将光影和时空定格到这张照片上,这也算是一种拙劣但有效的手法,复制这一段令我无比震撼的景象,记录这一刻令我无比心动的时光。
当我拍完照片,回头再看的时候,刚才的光影已经变淡,被一大片桌角投射的阴影所代替。我的心沉了一下,从刚才的悸动恢复到平静。一切仿佛从未发生一样,但我知道,我内心有一角永远的缺失了,就像此刻投射在墙上缺了一角的阴影一样。一瞬间,经过了时光流转的变迁,一切和从前都不一样了。
如果说刚才的这一幅光影就是我人生经历时光的缩影,那么我以怎样的形式记录下了我所拥有的时光呢,又能有怎样的方式怀念我所逝去的时光呢。